绉曳

【原创】《你要来我这里吃包子嘛》第一章

                
恩叫我绉曳就好。    
仰来姊妹篇。
面瘫队长弟弟和蛇精警痞哥哥从小到大的日常。
想写是因为觉得很可爱。
真的要继续看下去?
很无聊的哦。

PS:话说为什么要叫哥哥警痞呢?大概是他……到处撩妹吧。(๑•̀ㅂ•́)و✧  文笔渣随便喷,瞻仰大佬可能会删掉重写。
主角:百里羲,百里一。配角:千肴,白桢

               第一章:春天,是万物繁殖的季节

   身为哥哥,百里羲有时真心感觉心好累。
   因为他有一个十分优秀的弟弟——百里一。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变异,想来他爸妈平平常常也就遗传给他俩一副好皮相,怎么他的智商像开挂了一样?
   从幼儿园开始百里一身上的逆天基因就嗷嗷叫着冲破封印,几乎包揽了幼儿园考试所有的第一名。在老师面前无比听话乖巧,上课老师提的问题总会回答出完美的答案,连讲解题目时也一板一眼得像个小大人。
   每次考试他总是第一个交卷,然后交完卷之后就隔着老远冲百里羲微笑。
   太得瑟啊……小百里羲恨恨掰断了手里的铅笔。还差一个答就写完试卷了,为什么他每次都比他快那么几分钟!
   幼儿园毕业典礼那天,小百里羲鼓足勇气和班上最漂亮的一个妹子表白:“那个,我喜欢你!”
   萌妹子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你名字好难写,所以我不喜欢你。”
   小百里羲第一次表白就被拒,内心收到一万点打击,几乎是崩溃的:“那……那你喜欢谁?”
   “百里一啊。”萌妹子水灵的眸子里盛满憧憬,“人又帅名字又好记!”
   小百里羲尔康手石化在风中:一世英名,居然败给了自己的名字。
   之后他三天没和百里一说过一句话,吃饭和他隔开一个座位,走路和他落下一段距离,洗澡也不和百里一一起了。
   他终于顿悟出一个道理:原来他每次写作业写试卷会比百里一慢,是因为在一开始写名字的时候,他的“羲”字笔画也太多了吧!
   跑去和亲娘哭唧唧了半个小时,母上终于勉为其难地开了金口:“我这……不是为了看反差萌嘛……”
   ……百里羲的怒气值可以当场变身小魔仙了。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但他毕竟是小孩子心性,消磨了三天这事也淡忘得差不多了。
   后来小百里一被躲急了,追问出原因后憋了一句:“以后要是没有女孩子愿意嫁给你,我、我娶你!”
   小百里羲因为他的“讲义气”感动得当场原谅了他,因为他又看上了隔壁楼的一个可爱的妹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容易上了小学,总算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同样各方面都很厉害的白桢,和百里一交替轮流登上年级第一的宝座。这下他变成万年第三名了。
   切,像他这样一根筋的人,会在乎成绩啊排名啊这些眼前浮云吗?
   ……当然会在意!现在的小女生都很青睐金榜题名状元郎啊,每次都把他的名字狠狠压在下面,百里羲超级记仇的。
   然而百里.老子就是要搞事.一,从六年级开始每天阴魂不散地跟在他后面。
   简直像教科书一样的模范生更加衬得百里羲性格顽劣不端,完全不像是一个哥哥应该有的品行。
   百里羲对此恨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
   百里一表示呵呵这完全是母上的监视任务不然他才懒得理他。
   上课是前后桌,音乐微机课一定要和他坐同一排,去饭堂跟着,回宿舍跟着,撩妹的时候跟着,上厕所的时候……恩还是跟着。
   百里羲正在解裤子一泻三千里,回头看见那个斜倚在门口的身影,顿时吓得小心肝狠狠一颤手一抖:“卧槽,你怎么又来!”
   然而他忘了自己还没解决完排泄问题。
   百里羲洗完手,看着黎红色校裤上那一道无比清晰亮丽的水渍发呆。
   愣了几秒后,他突然回过神来,一把扑上去开始扒百里一的裤子:“都怪你害我裤子脏了,我不管跟我换!”
   百里一气定神闲地按住那双不安分的爪子:“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中途撩妹而已,这是母上大人的吩咐。”
   “撩妹?”百里羲气得发笑,“男厕所里有妹子让我撩啊,还是说,撩你?我亲爱的弟弟?”他突然抽手将百里一推倒在地,欺身而上捏住他的下巴逼迫着他与自己对视。
  两人贴这么近,呼吸相闻,气氛一时有些暧昧起来。
   “哥,地上脏乖别闹了快起来。”百里一撇开了头,他推开他的手刚要起身,不想又被压住肩膀推回地上。
   “现在是上课时间,没有哪个傻逼会来厕所乱晃的,你就从了我吧。”他左手钳制住他的双腕,右手继续扒裤子大业。
   传说中的那个“傻逼”千肴一来到厕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状况:百里羲双腿敞开跨坐在百里一膝盖上,几乎整个人扑在他怀里压制着他的动作,右手正在十分殷勤地……扒他的裤子。裤子已经被扯下一半了,人鱼线胖次风光一片旖旎……咳咳。百里一大概从小到大都没有人会这样对他,现在还是一脸懵逼的。
    千肴震惊,千肴茫然,千肴恍然大悟后悔自责。
    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上迸射出几百瓦的光亮,刷拉刷拉地为世界带来光明驱走黑暗。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百里羲连忙爬起来。
   “打扰了你们继续。”千肴却一脸“你莫解释我都懂”的深奥表情,转身就要走。
   “爱卿别走!百里一你快点帮我说话啊,别让人误会我是基佬!”百里羲急得要炸毛。
   他却单手撑地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拉上裤链抽好裤子……突然裤链卡住校服了。他又不慌不忙地把它弄好。
   千肴抱臂决定不走了,十分猥琐地想:好戏不看白不看,反正不要钱。
   过了许久,百里一终于悠悠开口道:“没错,如你所见……”
   百里羲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弟弟如此的伟大!简直浑身上下散发着圣母玛利亚慈祥的光辉!身边还有带着翅膀的两个小天使正欲吹响号角……
   “我哥刚刚就是想让我从了他。”
   小天使扔下号角开始飙东北大秧歌。
   百里羲几乎要被自己刚刚还寄托希望于他的智商逗笑:这家伙……果然超级记仇!
   他方才确实这么说过,简直是自己反手给自己一记响亮的巴掌。
   “在这里?”千肴打量着厕所,诚恳建议,“你们下次可以换一个味道不那么别致的地方。”
   百里一连连点头一副受教的表情。
   百里羲:……二连长老子的意大利炮呢?
   “你们走吧走吧到别的地方秀恩爱去,我要上厕所了。”千肴挥挥手开始赶人。
   “切都是男生有什么好害羞的……”百里羲走出厕所的时候还在嘀咕,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旁人就是一记断子绝孙脚!
   “卧槽!”
   百里一防不胜防,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半跪着以不甚优雅的姿势捂着一处地方。
   “让你耍我,活该。”
   百里羲觉得十分解气,瞬间腰不酸了腿不痛了眼睛不花了一口气可以爬上女生宿舍十一楼去跳freestyle了。
   “哥,你这样我未来媳妇怎么办?”百里一轻声哼道,他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想到刚刚结下的误会,百里羲就气得脑袋嗡嗡作响几欲吐血,倒是没有听真切他说的话。
   “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百里一扭开头去。
   “嘿嘿说不说~”
   “咝……这话只能说给我未来媳妇听。”他勉强扶着墙站了起来,抵死不从。
   “小气鬼,有了媳妇就不要哥了……呔!看我九阴白骨指!”百里羲突然猛地用食指去戳他的痒痒肉。
   有了上次的经验,百里一这次早有提防地一把抓住那两只爪子,只见他忽然一笑道:“我要。”
   此时夏意盎然,不知何时起的微风轻轻撩起眼前少年墨黑色的碎发,眉眼弯弯如那湾远山秋水一般的清亮,一般的引人遐想。
  要什么?
百里羲呼吸窒了一窒,很快回过神来,他又发现自己双手还在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搭在百里一腰上,饶是脸皮厚如他也不好意思了,于是秒速抽回。
   “咳咳不错,这皮囊可以去勾搭妹子了。来来来哥教你撩妹技巧,你看楼下那个面瘫的黑长直萝莉……”搂着他的肩膀在走廊上就要开始指点江山。
   “诶你去哪啊?”
   “突然想去上课,安慰一下我脆弱的心灵。”
   百里羲对此嗤之以鼻:“你心灵要是还脆弱的话那我就算弱智了,说吧怎么了。”
   百里一闻言步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只见他缓缓回头,用面无表情来掩饰着内心的惊涛骇浪(百里羲看来),终于以被始乱终弃的怨夫般的腔调开口了(还是百里羲听来):“……刚刚想起,在来厕所的路上,我看到我喜欢的妹子和别人表白了。”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背影决绝又凄凉孤独。
  系统提示:玩家百里羲因大脑超负荷运作而导致狗带。
   我我我去……我听到了什么……
   他刚刚不亚于五雷轰顶,“啪叽”一声把他炸得外焦里嫩。
   百里羲在走廊傻站到了下课。
   一下课他就被班主任拖去了办公室。
   班主任戴着一副金框眼镜,大概是到了更年期,在办公室丝毫不顾及年纪第三的面子把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批了个透。
   她口水四溅好几大段话间还不带喘气地训斥了两节课。百里羲开始深深佩服起她,似乎每一位班主任都是气功界的奇才。
   但他还是开口了:“老师您累吗?要不要喝口茶歇会再讲?您不累我站着也累啊。”
   金框眼镜看着百里羲仿佛要在他身上戳出一个洞来:她就知道这崽子一句话都没听进去!金框眼镜突然觉得心好累,有气无力地挥手:“走吧走吧回去把第五单元词语盘点抄六遍。”
   woc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
   百里羲抑制住内心小人想上窜下跳做三遍极乐净土版小学生广播体操的冲动,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连连谢过老师。
   总觉得忘了什么……不过第五单元词语盘点,应该不多吧。
   晚上,百里.浪了一天.羲在宿舍悠悠翻开语文书。
   触目所及是密密麻麻的四字词,张牙舞爪地爬满了整页。听它荡笑的声音,是那么开心。他那么伤心。
   那一刻百里羲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大声唱起了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鸡。
   半小时后,在宿管大妈来之前百里一耻辱地妥协了:“说吧要我帮你干什么?”
   “壮士!帮我抄三遍词语盘点吧!”他扑了上去,大有不达目的绝不撒手之势。
   意外收获了一枚肩部挂件的百里一不意外地挑挑眉:“我会有什么好处吗?”
   百里羲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大王想要什么就直说吧。”还是觉得忘了什么。
   “真的想要什么都可以?”他慢悠悠问道,眼里闪过一丝动容。
   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他却觉得有好大一只狐狸尾巴从他弟弟身后冒了出来在无耻地摇啊摇。
   百里羲身子颤了颤: “要,要不我请你三天的x记包子?”
   “准了,”他一本正经,“哥今晚我们睡一张床吧。我怕黑,刚刚被你的歌声吓的。”
   百里羲:“……好,呵呵。”阿西吧,不懂欣赏爸爸艺术的愚蠢人类。
  
   晚上十点半。
   “怕黑的”百里一面瘫着脸爬上了床。小心翼翼地钻进被窝顺带帮身边人掖好了被角。
   那个笨蛋,抄完一遍居然睡着了。害得他不仅要把人拖回床上还要把百里羲的那一份也抄了。
   整整五遍啊……百里一写完感觉右手要升华了,深深后悔起为何当初不把他扇醒。
   新洗的被子蓬松蓬松的,他下意识朝角落那个蜷缩成一团的身影靠去,一遍一遍地纠正他的睡姿。
   百里羲怀里抱着超大号罗小黑玩偶,侧着身子原本就宽松的睡衣不经意滑到了肩边,露出了大片白净的肌肤和线条漂亮的锁骨。
   活色生香啊……夜视能力很好的百里一捂住了脸,内心无比挣扎。最终,他仅存的正义感被扑倒,来自身体深处的欲望驱使着他蠢蠢欲动。
   正义感被扑倒前怒吼:“你真的要这样吗!”他听若不闻地缓缓伸出了手……帮百里羲细心理好了睡衣。
   嗯这是强迫症发作而已。
   他盯着他怀里的那只由于体积太大而横在二人中间的玩偶,皱紧了眉。真是……怎么看怎么占位置啊。
   果断抽出,扔掉,满意了继续睡觉。
   玩偶:……宝宝委屈。
   某人怀里一空,不满意地咂了咂嘴,他无意识地向前乱摸,突然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立刻手脚并用地贴了上去。
   他用脸颊蹭了蹭,柔软的触感让他环得更紧了。
   百里羲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成了一名古代的富贵公子哥,对着一位美人追着不放。美人自然是不从,他好容易追上压着那人后脑勺就香了一个。
   他趁着美人惊愣瞬间将其推倒在地,开始剥其衣裳对其肆意轻薄,真真是风流无限。
   “你不要动……放心,我不会做不纯洁的事的……”
   美人力气奇大,他都压不住,挣扎了一会就累了,抱着凉凉的人儿沉沉睡去。
   “唔要负责的话……找百里一吧……我就是百里一……”
   百里羲仍未知道今天早上没睡醒就被百里一踹下床的原因。
   这究竟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听晚间新闻为您详细报道。
   “百里一,我x你大爷。”他揉着摔疼的臀部,眼前还是一片模糊。
   坐靠床头的百里一眼底有一抹淡淡的黛青色,显然昨晚没睡好。“您真重口味。”他面无表情掀开被子就去洗漱了。
   百里羲被踢得莫名其妙但也屁颠屁颠地去洗漱了。

   阳光细碎地洒在校园里,在林荫道上筛出一道道朦胧的金线,美得像清晨的童话。
   离早读开始还有十分钟。
   百里羲和百里一啃着从食堂一群丧心病狂的同学那里抢来的面包,悠哉游哉地走在小路上。
   “以果晚帮偶靠昂欸?”百里羲含糊不清地开口。
   “抄完了。”接着他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哥你昨晚做了什么梦吗?”
   “没什么。怎么了?”艰难咽下面包,警惕地回头。
   “呵,我就是好奇。”百里一视线转回前方,脸色却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突然没由来好大一阵心虚。  
   他干咳几声扭过头去:“那啥,春……呸夏天,真是万物繁殖的季节啊!”
   “所以你做的是春梦。”评论一针见血,血还如泉水般喷了出来。
   “咳咳咳!闭嘴,我是你哥!”
   ……
   啃完面包还有五分钟。
   兄弟俩对视一眼:你懂,谁跑最后谁傻逼!
   当然他们是并列冲到教室的。
   百里羲气喘吁吁,百里一也微有流汗。
   “你们差点迟到。”某位不透露姓名的白桢同学从眼前复杂的算式中抬起头,眼底是晦暗不明的神色,“还有这次的年级第一是我的。”
   “鹿死谁手还未知晓。”百里一抹抹额汗,气定神闲地接下战书。
   围观群众之一百里羲:woc这两个人果然好嚣张!
   围观群众之二千肴:真的不是相爱相杀?
   其他吃瓜群众:……小千肴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tbc.
——————————————————————————
绉曳: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百里一同学。请问百里同学,你能给我们描述一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百里一:不能。

(↑小段子乃王子与骑士(很可爱的一篇童话文,推荐!)作者浑沌大大的梗ԅ(¯ㅂ¯ԅ))
最后艾特我家的。
@伽纡